凡是在违背科学常识的感染途径,一般只有两个可能,不知道在哪里感染,随便找个理由。知道在哪里感染,不想说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