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绝对性与相对性。
民主的绝对性与相对性。 



考虑民主的绝对性就是单纯从民主的角度考虑问题, 不考虑经济社会安定等其他因素。  可以说天安门是公共场所我们就是有权在那里发声, 而且是无限期的。  

但是要全局考虑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就要考虑民主的相对性。 民主与言论自由不是生活的唯一一部分。 相反,民主是给予人民幸福生活的一个工具之一,不是全部。 这就至少要考虑到占领天安门会影响其他人的工作学习与生活。

考虑到民主的相对性,也必然要跟其他国家其他时间做比较。 这不是因为,其他国家这么做了,所以就是对的。 而是因为,例如美国向世界输出民主与自由的理论, 但在实践上做不到给所有人绝对的民主权利,是因为从现实考虑不可能做到实践与理论一致,我们不是生活在民主的真空里。 其他国家的案例代表了综合考虑民主与现实的平衡点。 我们要的不是绝对的民主,而是要把握好平衡点。

横向比较,如果目的不是推翻政府,没有哪个国家会允许霸占首都及议会长达将近两个月。 

在1989年之初, 学生工人游行,是取得了一定进展的。 4月29日,国务院发言人袁木会见学生代表, 并获得一些实质成果, 然而吾尔开希等学生领袖则表态拒绝出席(见维基百科)。 赵紫阳总理还到场慰问了学生。 政府有所让步,形势有所缓和。 但是学运领袖不愿就此罢休,趁戈尔巴乔夫访华,再次掀起激进的抗议。  

小总结: 政府放下姿态对话。 这是开明的做法,并没有妨碍言论自由。 但是学运领袖不愿意和平解决。 这是关键。特别是柴玲在受访时透露出来期望流血的本心。可以看出,他们的目的不是要争取民主与自由。这是导致最后流血的根本原因。 其心可诛!

相比美国的游行示威。 美国黑人被警察掐死。 大陪审团决定不起诉。 群众上街示威游行, 政府听见了就听见了,却没有回应。  

你有表达言论的自由,但是没有要求别人一定要照着做的自由。 这一点,中国政府当时做的很不错了,没有惩戒学生,反而回应了学生,并在某些地方给以让步。 错就错在民运领袖不肯善罢甘休,继续闹事。 不知道他们想达到什么目的。 中国政府到最后要镇压是正确的决定。这是从实际出发, 考虑民主的相对性的结果。 镇压手段与工具可以探讨商榷,有改进的余地。 但是到最后戒严令已发布十多天,仍不遵守命令, 最后还要围堵军车,这不是犯法吗? 难道不应该以“暴徒”来定义吗? 

考虑民主的相对性: 六四之初还出现了由于闹事所带来的国家动荡与不安定, 给暴徒以机会烧毁车辆,房子,劫持商店, 给人民群众带来了实质性的经济与精神损失。 这些都是放任绝对民主而不作为所带来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