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没有疫苗的清代,是如何与“天花”斗争的?让几亿人丧命的恶性传染病“天花”是如何被人类彻底消灭的? (图)
【昨天看故宫新闻,无意看到这个文章,挺有意思的】

没有疫苗的清代,是如何与“天花”斗争的?

“天花”这个疾病,现如今多数人都比较陌生了,可能只在影视作品中听过。实际上,明清时期的天花肆虐,曾造成大量人口死亡,甚至对清初的施政也产生了严重影响。据《清宫档案揭秘》记载,清朝入关后十位皇帝中,顺治、同治直接死于天花,康熙与咸丰虽然侥幸从天花的魔爪下捡回性命,脸上却留下了麻子。(当然,对于死于天花的两位皇帝在死因上存在争议,但本文并不涉及,档案记载至少证明在当时死于天花并不是稀奇事。)


清初统治者备受天花的困扰,努尔哈赤次子礼亲王代善,有3个儿子死于天花,努尔哈赤第十二子英郡王阿济格,为出过天花获得免疫力者,但他的两个妻妾,均于顺治六年(1649)三月北京城发生的那场天花中感染而亡。努尔哈赤第十五子豫亲王多铎,也于顺治六年三月天花流行时染病,被夺去生命,时年36岁。


对于入关之初的满族人来说,天花几乎就是绝症。满人畏痘如虎,流行之时,只会消极躲避,但天花却防不胜防,消极躲避者大多仍未能幸免于难。天花流行造成清初八旗人丁的死亡率高得惊人。顺治皇帝,生有八子六女,大约有皇子四人、皇女五人没活到八岁前就死亡了,比例超过半数。造成婴幼儿大量死亡的原因,主要是疾病,而天花则名列杀手之首。


康熙皇帝对“天花”更是深有感触,童年一直笼罩在天花的阴影之下。据《圣祖廷训格言》记载,康熙在其晚年曾说:“朕幼年时未经出痘,令保姆护视于紫禁城外,父母膝下未得一日承欢,此朕六十年来抱歉之处。”从中可以看出,由于天花出宫“避痘”,可以说长期得不到父母之爱。偏偏两岁那年,他仍然没有躲过痘魔的侵害,所幸保住了性命。躲过天花的灾难之后,幼年康熙搬回了紫禁城,但天花的阴影仍时时笼罩在他的周围。


康熙麻脸像


康熙继位后,北方的天花阵势已经减弱,南方一些传统的痘疫苗法也逐渐传到北方。民间种痘法最早起源于明朝隆庆年间。一般有两种方法,旱苗法和水苗法。旱苗法就是取天花者的痘痂研成细末,加上樟脑冰片等吹入种痘者鼻中;水苗法就是将患者痘痂加入人乳或水,用棉签蘸上,塞入种痘者的鼻中。这两种方法的大概思路都是让种痘的人先患上轻度的天花,出过疹子后精心护理,直至病症消失,就相当于已经得过天花了。


康熙十七年(1678)十一月,5岁的二阿哥皇太子胤礽被传染天花,当时有个候选知县叫傅为格,在侍奉皇太子、调理治痘方面很有些成绩,因此被升为武昌通判。此时康熙帝了解到,小孩种痘可免遭此病,便下令调善于此术的傅为格入京,专门给尚未出过天花的皇子种痘。在康熙的倡导推动之下,清朝天花防治开始走向科学化与系统化的道路。他在太医院下专门设立了痘诊科,并在普天之下广征名医。北京城内还设有专门的“查痘章京”,负责八旗防痘事宜。


康熙十七年《起居注》:皇太子出痘痊愈


康熙帝晚年时曾对诸皇子说:国初,人多畏出痘,至朕得种痘方,诸子女及尔等子女皆以种痘得无恙。(雍正《庭训格言》)也就是说,自康熙二十年之后,他的皇子皇孙们,都曾种过痘。不过当时种痘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率,如果遇到种痘未成功的,依然会有死于天花的风险。


由于康熙皇帝对种痘的推行,北方以及中原一带的天花病症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康熙后的皇帝,对种痘术还是比较推崇的,清宫医案中留下了大量太医院痘医为皇家子女种痘的全过程,从中可以看出,当时种痘技术的复杂性与风险性。


例如在给乾隆皇帝的九公主种痘的医案中,我们就可窥探一二。九公主生于生于乾隆二十三年(1758)七月。种痘之年缺载,只记为二月二十二日,此前要给公主检查身体看看是否种痘。根据陈可冀主编《清宫医案研究》中的记载,这一天“九公主脉息平和,精神起居俱好,于本日巳时布种喜痘,谨此奏闻”。种痘结束后,还要及时报告皇帝和检查身体。七天后的三月初一,痘医刘芳远、张德福及小方脉科的两位医生前来会诊,诊得“九公主脉息弦滑,惊恐发热,似有见喜之象”,开了方子用“透喜汤”,也就是促使出痘的汤剂。在此后的4天时间里,痘医几乎天天都要查看症候变化,据此加减“透喜汤”的剂量。


直至三月初五,痘医上奏乾隆皇帝,表明九公主在种痘11天后,顺利出痘了,感谢痘神的保佑而祭之。此后又诊断九公主有“胃气不清”之症,开了方子用保和丸煎服。三月十一日,也就是出痘后的第八天,痘医上奏乾隆皇帝,称九公主痘已出齐,并且已经开始结痂,看起来症候发展的按照预期进行得很顺利。十二日这天,由于是将痘苗放入鼻中的,所以要用中药甘草汤薰洗鼻孔。


但是这仍然未结束,十三日起,出现了新的症状,九公主“右项浮肿”,开方子用清化汤,外上八宝丹等治疗。一直到十七日肿状才逐渐消失,然而到了十八日,又出现了“耳前浮肿”,开方子又加了消肿化毒散调理。四月初三,经过不断地诊治与换药,九公主才痊愈,这次惊心动魄的“种痘”才算是成功结束了,自二月二十二日始,到四月初三止,前后差不多历经40天。


就连享受最上等医疗服务的皇家公主,都免不了在“种痘”过程中有并发症的风险,民间“种痘”的成功率可想而知。为了尽量减少风险,据乾隆时太医院太医们编纂的《医宗金鉴》记载,被种儿童事先要检查体质状况,凡属于面色青白、失乳后气血不足、脾胃虚弱、脉不和平等三十几种状况,都不能种。对于痘苗的选择也相当考究,必须选用毒性比较小的痘苗,出痘过程中除了要饮用促使出痘的透喜汤,还不能着凉,也不能太热,生冷辛辣的食物更是不能吃。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医生实时观察是否有其他并发症,并且立即对症治疗。


当时外国来华的传教士对中国的痘术颇感惊异,也很有兴趣研究,留下了不少记载。同时期的欧洲仍然会爆发大规模的天花瘟疫,整个十八世纪,欧洲有几千万人死于天花。有记载表明,康熙时期,俄罗斯曾派人专门到中国学习种痘法。后来这种方法经土耳其传入欧洲。


在众多记载中,耶稣会士殷弘绪的记述较详细,他在雍正四年(1726)给神父杜赫德的信中说,他得到了皇宫里的医生给他的三个种痘方子,遂将这三个方子所记的种痘术,结合他自己的理解,详细地复述在他的这封信中。他所记录的种痘过程,比医案中详细一些,过程大致不差。


恰恰是这些风险的存在,皇家子女仍然不断有感染天花的患者,即便在道光初年,北京已经引进了牛痘术,但皇家子女却仍然沿用人痘之法,以致道光帝的几个子女以及后来的同治帝都在感染天花后难以治愈而死亡。


除了种痘苗,康熙皇帝也曾经采取过一些很传统的方法。比较著名的就是避暑山庄的选择,以及蒙古部落首领围班制度的建立。


顺治时,天花的流行让这位少年天子十分畏惧,当时蒙古首领大多没有患过天花,为了怕有传染的风险,顺治无视蒙古草原各部入觐制度,多年不接见来京的外藩首领,后来规定没有出痘的蒙古王公也不许入京觐见皇上。


康熙初年仍然有这个规定,但康熙对一些自称出过痘的外藩首领说的是不是真话也比较担忧。康熙十六年(1677),出巡塞北,途经热河,发现了比较适合避暑的地方,于是建立起了避暑避痘的行宫。之后,按康熙皇帝的规定,没有出过痘的蒙、藏、回、维等上层贵族,可在九月的时候随皇帝围场秋狩,此时就可以觐见皇帝了。秋天的热河天高气爽,避开了痘症的高发期,比较适合接见各少数民族的贵族。


避暑山庄全景图


整个清朝,统治者一直在与天花进行着斗争,但始终都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天花病毒一直到20世纪中后期才得到了有效的遏制与消灭。



“天花”是如何被人类彻底消灭的?
1979年10月25日,整整两年中,全世界再没有发现一个新的天花病人。于是,这一天被定为人类天花绝迹日。


天花是一种由天花病毒引起的烈性传染病。曾在全世界流行,传染性强,病死率高,对人类危害极大。


据统计,仅16至18世纪,欧洲平均每年死于天花的人数约为50万人,亚洲约为80万人。整个18世纪,欧洲死于天花的人数在1.5亿以上。侥幸生存下来的病人,因脸上丰富的皮脂腺遭天花病毒侵害,常常留下永久性疤痕,俗称“麻脸”。



在人类征服天花的历程中,中国发明的人痘接种法和英国琴纳发明的牛痘接种法,都为消灭天花发挥了作用。1980年,第33届世界卫生大会宣布全球范围内消灭天花以后,世界上已经见不到天花病人,全世界停止接种牛痘。随后也再没有发现天花病毒。


欧洲多位国王命丧天花


天花几乎跟人类的历史一样久远,作为一种恶性传染病,天花在人类历史上制造了无数悲剧,曾经不可一世的古罗马帝国相传就是因为天花肆虐,以致国威日蹙。


3000多年前,古埃及的木乃伊身上已见到天花的疤痕,公元前6世纪,印度发现天花流行。天花在欧洲中世纪也留下阴影,平均每5人中就有一位“麻脸”,甚至连至高无上的国王也难逃厄运。法国国王路易十五、英国女王玛丽二世、德国国王约瑟一世、俄国沙皇彼得二世都被天花夺命。18世纪,欧洲人死于天花的总数达1.5亿人。天花也没有放过美洲,据记载,1872年天花在美国流行,仅费城一个城市就有近2600人死于天花。


天花在中国流行,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1世纪。战争中,天花由俘虏从印度经越南带到中国,所以天花在中国古代也称“掳疮”。晋代葛洪在其著作《肘后备急方》中,第一次描述了天花的症状和流行情况,以后中国各代典籍中都有天花流行的记载。从历史上看,唐宋以后,天花患者在中国逐渐增多,明代以后流行范围更广。清代顺治皇帝感染天花而死,康熙皇帝为避免感染天花,不敢与其父相见。


古代中医用“人痘”预防天花


人类从来都没有泯灭战胜天花的希望。对这种致命疾病的防治,中国古代中医迈出了第一步,成为世界免疫学的先驱。据史料记载,早在11世纪的宋朝,中医就开始应用“人痘”接种预防天花。


唐代孙思邈根据以毒攻毒原则,提取出天花患者疮中脓汁敷于皮肤的办法预防天花。传说到宋代宋真宗时期,宰相王旦一连生了几个儿女,都因天花而夭折。王旦老年又得一子,取名王素,为使王素逃脱天花侵袭,遂请四川峨眉山民间医生为其子王素种痘。种痘后第7天,王素全身发热,12天后痘已结痂。


其实,鼻苗种痘法(用棉花蘸取痘疮浆液塞入接种儿童鼻孔中,或将痘痂研细吹入鼻内)在唐代已趋向成熟,四川、河南一带已种痘,但主要在民间秘传,应用不广泛。明代以后,人痘接种法盛行起来。从宋代到元代、明代,有关种痘的书籍大量出现,其数量之多,在中医著作中,除伤寒著作外,没有与之能相比。


清代,人痘法的推广,还得益于康熙皇帝的提倡。他首倡在皇族内接种人痘,然后向外推广。康熙帝一旨命令,使人痘接种术得到更大范围的推广。1742年,在清政府命人编写的大型医学丛书《医宗金鉴·幼科种痘心法要旨》中介绍了4种种痘方法,其中,以水苗法最佳,旱苗法其次,痘浆法危险性最大。


中国“人痘”被多国效仿


中国的人痘接种术为阻止天花在中国的传播起到一定预防作用,对此法国哲学家伏尔泰曾给予高度评价。他在《哲学通信》中写道:“我听说一百年来,中国人一直就有这种习惯(指种人痘)。这是被认为全世界最聪明、最讲礼貌的一个民族的伟大先例和榜样。”人痘接种术的预防效果,不仅使中国人受益,而且引起其他国家的注意与仿效。


1688年,俄罗斯首先派人到中国学痘医,这是文献记载的最先派学生到中国学习种痘的国家。1744年,中国医生李仁山到达日本长崎,将中国的人痘接种术首次带到日本。1763年,在朝鲜人李慕庵的信札中记载了中国的人痘接种术。1790年,朝鲜派使者朴斋家、朴凌洋到中国京城,回国时带走大型医学丛书《医宗金鉴》,书中《幼科种痘心法要旨》介绍了种人痘的方法和注意事项。后来,朴斋家指派一乡吏按照书中的方法试种人痘,获得成功。


丝绸之路是中国沟通世界的交通要道,中国医学很早就传到阿拉伯地区。人痘接种法就是先传到阿拉伯,后又传到土耳其的。1721年英国驻土耳其公使夫人蒙塔古在君士坦丁堡学到种人痘,并将这种方法带回英国,之后又传到欧洲其他国家,甚至越过大西洋传到了美洲。18世纪后半期,人痘接种法在上述地区已普遍施行,甚至还出现了专门以种人痘为职业的医生(当时种人痘者不一定都是医生)。


人痘接种术还成为18世纪中叶美国人夺取战争胜利的有利保证。


“牛痘”的发明彻底消灭了天花


天花病毒的一个致命弱点也使它注定成为首先被人类消灭的对象:人体是天花病毒的唯一宿主,也就是说,天花只有人感染,也只有人与人之间传播。这就为消灭天花提供了生物学前提。



英国乡村医生爱德华·琴纳为人们接种牛痘


18世纪的英国乡村医生爱德华·琴纳从古代中国的做法中得到启发,他进一步发现,英国乡村一些挤奶工的手上常常有牛痘,而有牛痘者全都没有患上天花。这个奇特现象使他大受启发。从1788年到1796年里,琴纳致力于种牛痘的观察和试验。1796年5月14日,他从一位挤牛奶女工手背上的牛痘里,吸取少量脓汁,接种在一名儿童身上。2个月后,他又给这名儿童接种天花病毒,结果该儿童并没有出现天花的症状。这次成功,使琴纳增强了接种牛痘的决心。1798年,他发表了著名论文《关于牛痘的原因及其结果的研究》,牛痘接种法正式诞生。琴纳以前,曾有人试种过牛痘,但没能作出科学的试验。


琴纳虽然发明了牛痘,但种牛痘也并不一帆风顺。在英国曾出现污蔑种牛痘的漫画。但是流言遮不住真理,牛痘法最终被世界各国接受。


琴纳将毕生大部分心血投入到种牛痘的研究中,英国议会为奖励他的贡献,出资两万英镑支持他的研究。琴纳去世后,英国伦敦为他立下雕像,使人们永远记住这位伟大而平凡的医生。1805年,在澳门的葡萄牙人赫微特将牛痘接种法介绍到中国,东印度公司的船医皮尔逊也向中国介绍了牛痘接种法。因为当时在中国种牛痘常常免费,而且牛痘法比人痘法更安全,因此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接受了牛痘,牛痘从而替代了人痘。


在人类征服天花的历程中,中国发明的人痘接种法和琴纳发明的牛痘接种法,都为消灭天花发挥了作用。特别是广泛接种牛痘以后,天花发病率明显降低。20世纪70年代后,天花在中国停止传播,80年代,天花在全世界被消灭。这是迄今为止人类完全消灭的惟一的一种传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