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帖
查看:10万+|回复:7627
1 #
17-01-01 20:07
62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卤煮





卤煮

--掌门




题记


婚姻就是一碗卤煮。一碗冒着泡喷着热气儿的杂碎。

心肝肚肺,白肉肠子,豆腐火烧,一勺老汤,不够浓烈,再浇豆腐乳韭菜花,撒蒜泥香菜。

一碗下去,有人享受是大快朵颐的淋漓,有人消受的的是热血沸腾的温度,有人经受的是乱七八糟的纷杂,有人承受的是腥臊恶臭的困扰......



0.文质


写个故事,从文革之后,开始恢复高考之后写起。


故事的地点先从我国南方一个诗书礼仪之乡开始,就不写名字了,总之这个地方历代都是以诗书礼仪,贤达圣贤出名的,一直到民国,这个地方都是青年才俊不断的。但是这地方的乡下虽不算穷山恶水,但是也算得上交通极为闭塞之地了。虽然也算得上物产丰富,但是交通不便,过的日子也是穷的一塌糊涂的。好在这地方的人读起书来,都是灵气十足的,虽然日子不富裕,但是家家户户还是相当重视教育的。


故事的男主在问个之后,回复高考那一年,也就是77年的时候,其实还在上初中,文质彬彬的一个少年,名字就叫做文质。文质所在的村是彻彻底底的山里的村子,从县城到村里的公车每天就只有一趟,早上从县城出发,晚上从山里会县城,这公交车七十年代末的时候是每天一趟,到了两千年初的时候,还是每天一趟,只不过文质早已从彬彬少年变成了中年大叔。大叔身上的故事呢,我们一点点的开始写。


七十年代末,文质在乡里念初中的时候,他爹是村里的支书,虽然算不上老支书,但是从文革开始也一直当到了文革结束,一直当到后来文质大学毕业。文质他娘呢,其实是文质他爹隔了一层的表妹,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血缘关系的。文质的爹娘一起生了五个孩子,文质是老四,最小的儿子,下面还有一个妹妹。上面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二哥从小呢,就多多少少看起来缺心眼,大概智商稍微欠费一点,但是也算不上傻,多年后,文质的女儿提起这些的时候,还总会提到说是因为自己爷爷奶奶近亲结婚的结果,但是文质总会反驳到:那你爸爸我不是照样考了大学,读了博士,当了教授吗。

2 #
17-01-01 20:20
10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回复 1楼8guamen的帖子 1. 豆蔻 文质在乡里念中学的时候,每天其实是从村里走个几里山路的,他爹是山上几个自然村组成的行政村的书记,村子就叫做山上村吧。从山上三五里可以走到山下,山下的行政村挨着乡政府,也挨着乡里面的中学,山下的这个村就叫做山下村吧。县城里面的公交车,每天的终点站就是山下村,山下村的条件比较好,毕竟是通了公车的啊,进城下乡做点小买卖什么的也比较方便。 山下村的村支书有个闺女,这个闺女长得十分水灵,十三四岁已经出落的相当高挑了,虽然是个女孩,但是由于当地人重视教育,又加上家里面条件不差,爹妈是想供着读高中的,或者读个师范中专,分配到县城里面的中学,教书也是个铁饭碗。豆蔻上面本来有个哥哥,所以也是被全家捧着的小闺女了。豆蔻他哥,后来带着红花去当了兵,再后来又带着红花上了老山前线,再后来的后来,就是政府送回来的哦带着黑白花的骨灰盒了,好在还有名有姓没有无名烈士埋在前线。 总之,豆蔻这年十四岁,也在乡上的中学念初中,豆蔻的同桌就是山上村支书家的儿子文质。
3 #
17-01-01 20:40
10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回复 4楼8guamen的帖子 2.支书 文质他大哥和豆蔻他哥是同一年参军的,当时这也算得上是乡里的新闻了,乡里一共就留个行政村,山下村和山上村都是大村,两个大村的支书都把自己的儿子送上了前线,这在当时绝对是党员带头的先锋模范楷模效应啊。按理说,都是乡里的干部,豆蔻他爹和文质他爹算不是莫逆之交,也算是革命工作中的战友同事了。可是,这两个村支书是全乡人民都了解的死敌,就是有你没我,有我没你的死敌,原因呢,也很简单,就是因为那个每天只有一班的从县城到乡里的公交车。 修公路的那年,70年,县里本来是计划路一直就到山上村的。这样的话,山上村的老老少少出门也方便,行政大村,少说也有两千口子人呢,况且这两千口子人,百分之七十都是一个姓,文质他爹就是这个姓里面说话算得上数的少壮当家人。 修路这是本来是个好事,从山下村穿过一直修到山上村。但是要修到山上村呢,要么穿过山下村的一片祖坟和祠堂,要么要沿着山开山。开山呢,县里没这个钱,也没有这个预算;从人家祖坟过呢,山下村也是全村半数以上一个姓,豆蔻她爹这个姓的领头人,半数村里人的八辈祖宗都埋在这片坟地里面。豆蔻他爹就一个话:要么这路就修到山下村为止,要么这路从山下村老老少少的身上修过去。祖坟不能破,祠堂不能拆。 于是,山下村和山上村这位这条路,虽然没有武斗,但是各种斗争已经白热化了。文质他爹为了这条路告到市里,要破除牛鬼蛇神,搞好社会主义建设。豆蔻他爹直接找到了中央,倒不是因为上访,而是因为山下村里面出了一个中央级的领导,领导也姓的是祠堂的那个姓,还在家谱上。这样一来,中央大领导给了指示,路呢,最终就只到了山下村。那一年,路通了,车来了,山下村敲锣打鼓,一半是因为通了公路,一半是因为幸灾乐祸。
4 #
17-01-01 20:45
00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哈哈,谢谢,我慢慢写着啊……
好看。楼主请继续。
queiny 发表于 1/1/2017 8:10:20 PM
5 #
17-01-01 20:56
10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回复 6楼8guamen的帖子


3.爱情

1978年,在乡里上了三年初中之后,文质是以乡里第一名的成绩上了县城高中的,又加上文质的大哥也是这年入伍的,文质他爹觉得这个事情有面子啊,整个家族里面摆了一天的流水席。文质的二哥呢,这个时候早已初中毕业,开始耕作地球了。他爹准备过两年老大退伍之后,政府给复员军人安排个工作,文质考上大学,再给老二娶个媳妇。

豆蔻那年是以刚刚够的成绩进了县城的高中的。

所有的事情,都在豆蔻和文质上了高中之后发生了变化。两个人是知道家里面的爹之间的关系的,所以以前在乡里面念初中的时候,虽然彼此是同桌,但是也是一天到晚连话都说不过三句的。况且向里面的初中,毕竟都是各个村的孩子,家里面多少都是亲戚啊,同村啊,有个啥传闻的也不是好事。

可是上了高中就不一样了,周围再也没有盯着的眼睛了。从乡里到县城就那么一辆车。全乡就她们俩去县城读高一,而且两个人还在一个班,所以故事就从上了高中之后的开往县城的公车上开始了。

南方的冬天湿冷湿冷的,七十年的末的公车,开起来,窗子缝子进着呼呼的校风,这个时候就更冷了,要是月末一同从县城回乡里的时候。车总是满的,但凡两个人都有座位且坐在一起的时候,文质总是坐在靠着窗户的位置,带着他爹给买的雷锋帽,倚在窗户缝上面。
6 #
17-01-01 20:59
00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养肥了来看
renatax 发表于 1/1/2017 8:51:13 PM

以我磨磨唧唧的方式,不知道要养多久呢,不好意思啊,可能等了老久都肥不了啊
7 #
17-01-01 21:17
00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回复 1楼8guamen的帖子 4.温度 若干年后中年大叔文质讲起来当时的情形的时候,脸上都是类似于《阳关灿烂的日子》里面的那种灿烂。所有的事情从两个人牵手的时候开始,发生了质的变化。 那天周六一早回乡里的车还没发车。入春,开始黄梅雨季,仍然是湿冷湿冷的。上了车,文质又以同样的方式倚在了窗户上面。文质是那种话不多的人,那个时候是话不多的少年,现在是话不多的大叔,大叔只有在喝酒喝的过了的时候才会话多一点。文质倚在了窗户上,心里各种挣扎,过了春天,就要文理分班了,不知道两个人还能不能一个班,文质自己成绩好,文理都没有问题的,但是男人嘛,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可是豆蔻呢,成绩平平。文质总觉得一提起物理化学,豆蔻的脑子就稀里糊涂的,说豆蔻笨吧,但是她数学还又很不错。文质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就一直没动,越不动就越是冷啊。 豆蔻也冷,搓着手,嚷着好冷好冷啊。文质虽然也冷,但是毕竟算是老爷们,所以还嘴硬说:有那么冷吗?你们女孩子就是娇气啊。 豆蔻还嘴说:好冷啊,衣服和鞋子都是潮的,能不冷吗?手好冷啊。 文质:搓搓手不就不冷了? 豆蔻:真的手好冷,不信你试? 说着,豆蔻就把手放到了文质手上…… 大叔文质说:尽管那个时候两个人的手都是冰冷冰冷的,但是他心里可激动,可温暖了。 大叔文质还说:我那个时候是真喜欢豆蔻啊,但是你也看得出来,能这么引诱男孩子的女孩子,心思一定不简单啊。我那个时候真是简单啊,我这个人一直就简单啊。 其实文质从来不简单,他只是长得文质彬彬而已……
8 #
17-01-01 21:22
00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南方一个诗书礼仪之乡,周围是山区,还出过个中央干部? 猜不出是哪。有历史的诗书之乡好像都是北方和中原啊。
angelamela 发表于 1/1/2017 9:19:28 PM


哈哈,不要猜了,当成福尔摩斯来看就烧脑了
9 #
17-01-01 21:38
00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回复 1楼8guamen的帖子 5.战争 这年三月,豆蔻他爹收到豆蔻他哥的信,信上说,部队要上前线了。同个新兵连队里面一同上前线的还有同乡的山上村村书记家的娃,也就是文质的大哥。这是三月的第一封信,也是豆蔻他哥的最后一封信。豆蔻再听到他哥消息的时候,他哥就变成了广播里面对越自卫反击战的烈士了。豆蔻他哥成了对月自卫反击战的烈士,豆蔻他爹算是灭了香火。烈士的爹本来可以昂首挺胸,但是香火灭了,让豆蔻的爹自此以后觉得再也抬不起来头。 这一次,同样的一个连队,同样的一场战斗,文质他哥或者回来了,而且还是广播里面的战斗英雄连队的立了军功的战士。这一次,文质他爹作为战斗英雄他爹,不光在乡里走起路来挺胸抬头。儿子是带着红花参军去,光荣退伍还乡来。隔了一年的光景,县里就安排了文质他大哥作为复员军人进了县里的农机局。大儿子捧起了正经的铁饭碗,文质的爹迈出了心满意足的一大步。
10 #
17-01-01 22:02
20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回复 17楼8guamen的帖子 6.高考 1980年文质他大哥复原进入了农机局。这一年的年底,文质他爹给他二哥找了个同族的出了五服的远房亲戚家的姑娘当媳妇,于是文质的二哥和二嫂开始一起修理地球。也许若干年来,文质总是觉得二哥命运不济,所以后来,当大叔文质家成为山上村驻京办事处的时候,二哥家的女儿在北京读研究生的三年,一直住在山上村驻京办事处,包吃包喝。 转眼到了1981年春天,县城高中的理科班,文质和豆蔻的爱情已经茁壮成长了两年了,尽管两个人的爹还不对付着。但没有人知道的地下爱情,恋爱双方世仇的枪,反而来得更加神秘和甜蜜。但这甜蜜的爱情也仅仅限于一起学习,一起去食堂,他混在男生群里,她躲在女生堆里,偶尔晚自习后,偷偷送个橡皮圆珠笔当做定情信物,他们的爱情仅此而已。若干年后的今天,教授文质的办公室里面的办公桌总有一个抽屉是锁着的,那里面装着的是不同时代爱过文质的女人的信物和书信。 豆蔻给文质讲过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文质觉得这故事结尾不吉利,所以让豆蔻以后少把他们比作罗密欧与朱丽叶,但是豆蔻不觉得不吉利,豆蔻相信着她和文质的爱情就是那种死生契阔的爱情,没有人可以分开他们。那个时候的豆蔻想的就是将来能够两个人一起上大学,一起成家,一起养儿育女。可是豆蔻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爹是山下村的支书,文质的爹是山上村的支书,也没有想过支书们会让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演绎出当地版。 1981年的夏天,他们一起参加了高考,他们一起报的都是省会里面的那所师范大学。作为县城高中的尖子生,文质没有理由考不上;作为县城高中的中等生,豆蔻很有可能考不上。
11 #
17-01-01 22:45
01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那lz别回我了,赶紧写,加油[em101]


renatax 发表于 1/1/2017 9:44:39 PM

嗯嗯,洗澡回来接着写了,要是没人看,我也就没啥兴趣写下去了,谢谢支持
12 #
17-01-01 22:56
00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回复 19楼8guamen的帖子 7.入赘 随着那年高考的发榜,豆蔻没考上,虽然不是意料之中的,但也不是意料之外的。豆蔻她爹也没有觉得多丧气,好在就这一个闺女了,读了高中,也算是个读书人了,出了成绩之后,豆蔻他爹开始各种托关系啊,各种运作啊,最后竟然给豆蔻弄出两个指标,一个是县城土产公司的正式编制,一个是城关工商所的正式编制,问豆蔻想去哪个? 豆蔻说:去哪个都行,另外一个留给文质就行。 留个文质就行,因为那年高考,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文质没有考上大学。文质的爹立马觉得腰杆子没有那么直了,更让文质爹觉得丧气的是,文质居然和山下村支书家的闺女好上了,弄不好自家的小子就是他家的丫头给带坏的,所以没有考上大学,这是毁了文质一辈子的事情啊。文质他爹彻底疯了,不让两个人联系,彻底断了搞对象的念想,把文质所在了家里面,叮嘱文质妈看住了,看不住的话,家里的凤凰就变成草鸡了。 本来看起来马上要变成一个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了,相反,豆蔻他爹知道两个人搞对象之后,反而觉得自家闺女命数也就这样了,没有上大学的命,也当不了山窝窝里面飞出的金凤凰,女子吗,到底不是男孩子。豆蔻她爹想想,反正高中毕业,县城托托人找个好工作也不错,至于自家香火吗,既然儿子没有了,但是自己心里开始酝酿一个上上策了:让文质入赘。 让文志入赘,这也就是豆蔻他爹想法设法托门路找两个指标的原因。搞定两个指标,接下来就是找媒人上门提亲了啊。虽然自己和山上村村支书不睦,但是文质那后生绝对是一等一的后生啊,自家闺女也不差,弄不好这事能成,要是能成的话,入赘之后,将来生娃可姓的是自己的姓,自家的香火这算是又续上了啊……
13 #
17-01-01 23:20
00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回复 21楼8guamen的帖子 8.香火 甲之砒霜,乙之蜜糖。豆蔻她爹的蜜糖,文质他爹的砒霜。大哥复原之后,文质是他爹心里唯一具有凤凰潜质的儿子,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凤凰,而是注定了会成为金凤凰的那种潜质。考大学,留省城,当大官,光宗耀祖,这才是文质他爹心里的金凤凰之路。但是这金凤凰之路就毁了,高考都没考上,难道就回来跟自己家的傻老二一样修理地球吗?文质他爹不认命啊,为啥糟心的事情都让他赶上了呢。 文质他爹有自己的苦衷,老二虽然娶了媳妇,但毕竟脑子不灵光啊,生了娃还不知道会不会灵光,况且老二媳妇娶进门一年了,肚子也不争气,没有个一儿半女的。至于老大,文质他爹本来以为大儿子参了军,复原有了铁饭碗,算是飞出了山窝了,但是大儿子才是真正让人操心的啊。战争英雄复原军人听起来好听,但是没有人知道内情啊,他家老大那个二等功是拿命根子换来的啊,那炸弹一炸,老大虽然没少胳膊没少腿,但是伤了命根子啊,他一个当男人的,这东西伤了,没法说没法道,以后谁家姑娘肯嫁啊。还不如缺胳膊少腿的好找对象啊! 一个正式的国家编制,就想让文质入赘,从此文质的后就再也不是自己的香火,他山下村支书想的美?且不住自己这关过不去,就是村里的族人都会低眼看自己啊,他一辈子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文质当不成金凤凰就算了,但也不至于入赘到山下村给人家趴窝的母鸡当孵蛋的公鸡啊!媒人上门讲明来意之后,文质他爹抡起锄头就砸在了媒人带来的烧酒上,媒人蹭的一下就跳出了堂屋门,文质他爹撵在后面,一直抡着锄头追出了二里地,这二里地撒的是自己郁闷,这二里地也是他给山上村村民表明的立场。 此时的文质关在屋子里,一个十八岁的文质彬彬的少年,真正开始思考起自己的将来……
14 #
17-01-01 23:21
00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好看好看!楼主加油写!

是扬州?
hushaoshao 发表于 1/1/2017 11:16:59 PM

不是不是,大家还是不要猜了,要是大家猜下去的话,我就只能去查查哪里人杰地灵礼仪诗书之乡了……就是个故事而已
15 #
17-01-01 23:34
00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好看好看,lz继续,文笔超级好~~~~~
lilpurple 发表于 1/1/2017 11:26:43 PM

谢谢,大家喜欢,就有动力继续更新了……
16 #
17-01-01 23:51
00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回复 24楼8guamen的帖子 9.立场 文质他爹的立场已经旗帜鲜明的展示在全乡人民面前了,在公事上,他站在山下村支书的对立面上,在私事上,他文质爹站在豆蔻爹的对立面上。公事上,当年的公路,他一个村里的小干部抗不过中央的大领导;私事上,他就不信他做不到自己家的主。新社会保办婚礼没有了,但父母意见还是在的。 豆蔻他爹的立场反而没有那么鲜明,你家娃是好娃,让他入赘也不是什么高攀,我自己闺女也有模有样,又是高中毕业,现在又有了县城工作的正式编制,铁饭碗在手,不愁自己闺女嫁的不好,愁的只是要找一个自己觉得如意的入赘女婿而已。文质虽然是个好选项,但豆蔻爹心里也是对文质爹心有余悸的啊,这是现在是没成,要是真成了,也只是慢慢斗争路上的第一步,以后两个亲家之间的斗争是持久战啊。豆蔻他爹明白,文质爹性子烈,脾气大,做人重义,那条公路是两个人过不去的梁子。 豆蔻既不想朱丽叶,也不想祝英台,她觉得她爹这事办的成好是好,办不成也不是堵死了他和文质,只要文质被他爹放出来,两条腿的人是活的,脑子也是活的,不愁两个人的爱情没有出路。 文质被关在屋子里,第一次想到了自己的将来,自己的出路,出了他爹的屋子之后的出路。是他的出路,而不是他和豆蔻的出路。少年文质是自私的,这种自私一以贯之到青年文质,中年文质,一直到今天的大叔文质。他的出路是他的出路,他的女人的出路是他的女人的出路,他绝对不会把二者混为一谈。他从来没有觉得对不起豆蔻过,特别是若干年后,当大叔文质讲起中年豆蔻的种种际遇的时候,甚至流露出一丝庆幸,那庆幸丝毫不掩饰他的自私:还好没有和这样的女人过下去。 少年文质清楚的想过之后,跟他爹说:这对象先不谈了,要么你送我当兵去,要么你让我回去再考一年。文质他爹想了想,老大已经命根子靠不住了,这虽说是和平年代了,敌人忘我之心不死,老三可不能再送去当兵了。于是文质他爹连夜赶着车带着他去了县城高中的校长家,再给这个尖子生一次机会……
17 #
17-01-02 00:16
00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回复 30楼8guamen的帖子

10.复读
文质又回到县城高中高三读书了。豆蔻到城关工商所开始上班了。县城不大,县高中在城南,南门外一点;工商所在县城中心的商业区。豆蔻到县里上班,他爹又托人找了张紧缺的自行车票,给她买了辆凤凰自行车。于是豆蔻从县城骑车十分钟不到就能出南门到了县高中。

“这对象先不谈了”这是文质表明给他爹的立场,但是每到晚自习前,他还是会出校门见上豆蔻一小会儿。但凡不是风雨天,豆蔻总会应时按点的到,到也不空手,总是带点县城供销社的点心啊,苹果啊,水果糖啊,花生瓜子什么的。东西也不多,但是再傻的人也能感受到姑娘的心意。

从复读开始,文质虽然也见豆蔻,但是总没有以前来的亲热,不是不喜欢豆蔻了,爱还是那种爱,但是混杂了对自己未来的种种担心,这爱便来的不如以前轻松自如了。文质有时候会想:要是自己复读一年考上了,大学生活该是什么样子啊,大学毕业之后又是什么样子啊?而在所有关于大学和大学之后的想象里面,他不知道怎样给豆蔻设置一个觉得。只有在另外一种想法里面,豆蔻才有角色:要是大学考不上,和豆蔻在县城过日子吧,要是爹不同意结婚,那就先斩后奏,死扛到底,豆蔻是个好姑娘,等过两年到了二十一岁两个人就成亲。

而豆蔻,此时所有关于未来的想想里面,文质的角色都是她的丈夫,她孩子的爸爸。她所有关于未来的想想在每天骑车来回县城与南门之间的路上让她变得更为欢欣雀跃。只是她默认了他们的将来,而从来没有和他核对过他的将来。

1982年的夏天,高考,发榜,文质这一次考上了省城里面的那所师范大学。
18 #
17-01-02 00:41
00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谢谢捧场,再写一点就睡觉去了,以后继续更新。
又看到了一章更新,心满意足的睡觉去啦。lz加油,写得非常好,引人入胜
kevinyl 发表于 1/2/2017 12:16:10 AM
19 #
17-01-02 01:00
00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回复 32楼8guamen的帖子 11.大学 从县城到省城的绿皮火车是过路车,咣当咣当三个小时就到了。文质他爹和大哥送他上的火车,他爹走前又从站台上的小吃摊上给他买了一袋子梅菜烧饼,从窗口递给他。爹和大哥转身走的时候,文质忽然想起了朱自清的《背影》,心里还是多少有点难受的,不知道自己将来能不能挑起这个家,他心里是感激爹的,没有他爹,就没有他的今天。 文质从来不承认自己是凤凰男,应为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自己的孔雀女,他相信的只是读书改变命运,他还相信是他爹最后拍板复读高三成就了今天的他。今天的大叔文质只有在被女儿和他的一任任小女朋友,或者说是小情人,问起初恋的时候,才会想起豆蔻,但他不会给她们讲豆蔻的故事,因为豆蔻只是少年文质的豆蔻,豆蔻也可以是山下村的豆蔻,乡里初中的豆蔻,县城高中的豆蔻,城关工商所的豆蔻,但永远都不是大学生文质的豆蔻。 当文质还沉浸在背影式的伤感的时候,火车发动了,豆蔻换了车厢,换了座位,换到了他身旁。豆蔻从包里掏出了网兜,又从网兜里面掏出了水果罐头,果丹皮,点心,花生,瓜子,还有汽水。豆蔻要送她爱的人去上大学了,豆蔻开心地给他包着橘子,她开心的喂他一瓣一瓣的吃,她认为从此她的爱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走向光明了,但所有的肆无忌惮都是一厢情愿,所有她幻想的光明大道最终都会被自己的爱人堵的死死的……
20 #
17-01-02 01:01
00操作
查看全部AA分享
楼主不要睡,请今晚写完
yanyan123 发表于 1/2/2017 12:58:14 AM

嗯,没睡,还在写,估计写到12今天就不写了……
发帖回复
查看:2648376|回复:7627
打开收藏板块打开个人中心
边缘侧滑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