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Logon
  • 头像 bingmi | 操作
    0
    2018-02-06 22:34:55 1 楼
  • 白百何的访谈
    顶楼还是空出来做索引层吧,万一积攒多了呢

  • 头像 bingmi | 操作
    0
    2018-02-08 00:29:38 2 楼
  • 白百何:他们说我脸上写着一个“滚”字!
    橘子娱乐(2016-04-03 07:00:00)



    白百何对于这个行业的记者们来说,通常是一项“体力活”。

    很多人对白百何的印象,或者说偏见,往往先来自她的“小妞角色”,电影里的白百何永远都是打不死的小强,性格没心没肺,说话伶牙俐齿,那点女生的小情怀,失恋的小痛苦,搭配着白百何“毫无侵犯”的外形,透着就是那么地和谐。 她就像你身边的某位朋友,看着倍儿亲切。

    可媒体的眼中白百何又是另一种状况,配合度不高,很少有人能从她那里挖到更多故事。白百何坦言自己不爱做采访,即使接受采访,回答问题永远是谨小慎微,价值观绝对正确,时间久了,媒体也渐渐习惯将她划分到“难做”的那一类。

    某位记者聊起白百何:“她啊!谁能把她采好了,可以直接去访希拉里!”对于不愿意接受采访这事儿,白百何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既然配合不到你,你来了可能面临你完成不了任务,回去没法跟领导交代,所以,你干脆就不要来了嘛。”

    但与传闻拼贴成的白百何不同,记者眼中的白百何更加平和。


    “他们说我脸上写着一个滚字”

    白百何是在一家酒店套房接受记者的专访,采访当天,摄像大哥在调试机器,突然不知从哪传来女子憨厚的笑声,那是一种吃多了食物,卡住喉咙的笑声。宣传人员给记者示意,笑声出自白百何。

    专访正式开始前,白百何身边的宣传人员反复叮嘱记者,采访提纲在这,那个不许问。当时心里一紧:这个采访可能很难搞。

    布光结束,一个工作人员敲敲门,小声的说:“白姐,一切都准备好了”。

    只见白百何把门拉开一道小缝,露出涂了黑色指甲的小手,就在那儿笑,特开心。一条腿刚迈过门槛,她发现自己的鞋带松了,低着头忙着整理,嘴里嘟囔着:“腿脚不好喽。”逗得身边的工作人员哈哈直笑。白百何刚站起来还没坐下,化妆师又一个箭步从记者的身后越过,帮她弄头发,白百何一脸“干嘛那么大惊小怪”的憋笑表情。

    和传闻中的白百何不太一样,记者见到的白百何比想象中平易近人很多,采访提纲被删掉的问题,反而不是她的禁忌。比如“曾经有位制片人说,白百何脸上写着一个滚字。”工作人员希望能把“滚”替换成“生人勿近”。

    正式采访的时候,记者聊起这个话题,白百何笑着答:“别生人勿近了,他说我脸上写着一个滚字吧。我知道是谁?”说完,白百何吐舌头,用手遮住脸。

    白百何比较郁闷的是,大家会以为生活中的她和戏里的角色一样。“其实,大家在戏里面看到我,会觉得我应该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但我反而有陌生人恐惧症,会紧张。”之所以会用“滚”字来形容,白百何把这归结于“自我保护能力或者保护他人能力很强所产生的距离感”。

    白百何这种自我保护或者保护他人的能力,《失恋33天》导演滕华涛就见识过。


    “进了朝阳区,你找白姐,没有办不了的事儿”

    和白百何熟的人都叫她“白姐”,这个故事最早来源于导演滕华涛。

    “当时在拍戏的时候,楼下有家火锅店,怎么排都排不上,有一天刚拍完戏,准备收工。文章说,要不咱们去吃那个火锅!我说,订不上位啊!你不知道吗?他家特火。”

    文章:“这事儿你找白姐啊!一进门你就说白姐的朋友,肯定有位。”滕华涛说:“从那儿我们就开始叫她‘白姐’,后来还加上了朝阳两字,只要进了朝阳区找白姐就行了,大事小事,没有解决不了的。”

    有一次,白百何的发小在她家做客,发小了看上她的一双袜子,随口无心的问了一句:“哎呀!你这袜子挺好看的。”白百何把这话记到心上,送朋友刚出门,二话没说穿上衣服,开着车直接就去商场给发小买回了同款袜子。

    聊起“朝阳区白姐”的故事,白百何话匣子开了:“他们还叫我片儿管,哎!操心的命,但仅限于熟悉的小伙伴,我有点陌生恐惧症。”白百何强调着。

    “我有点陌生恐惧症”

    12岁那年,白百何独自来京,上舞蹈学校,住集体宿舍,那时的她对周遭变化都不习惯,怕陌生人,这也影响到了她的专业成绩。

    北舞附中时的班主任陈庆烨说她“表现不是特别好,很平淡”,期间,张艺谋来学校为《幸福时光》挑演员,“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的白百何去试戏,可并没有当选。但张艺谋随口一句“你没想过去北电或中戏学表演吗?”要强的白百何,最终报考了中戏。

    报考中戏很顺利,白百何一下子就考上了,中戏同学李泽峰回忆大学时期的白百何:“当时很多人追她,都快打起来了。”但她一直纳闷:“我一直都不觉得自己的天赋在哪儿,那时候还老拖作业,因为专业实在不太好”。

    到了大三,同学们接到新戏,整个人都特兴奋,收拾东西立刻去拍,只有白百何拿着《与青春有关的日子》的剧本,去找班主任签字批假,这让老师极其意外。她还用不太自信的语气问对方,“能帮我看看剧本吗?没拍过戏,有点紧张”。

    直到遇到了陈羽凡,白百何的“陌生恐惧症”才治愈了一点。


    “陈羽凡让我有安全感”

    白百何对未来老公的第一印象是“土”,两人初识于《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并且都是第一次拍戏。

    “你说大夏天戴一个毛线帽不热吗?不过明星嘛,都这样。”随后在剧组相处,两人的感情日渐升温,片场休息时,陈羽凡会主动把椅子让给彼时连助理都没有的白百何。

    那时的陈羽凡,最不愁的就是没饭吃。因为只要他早上一起来,白百何都会把牛肉面放在陈羽凡的门口。如果他吃腻了,白百何还会给他加餐。

    据说,电视剧杀青后,两人分别当日,陈羽凡难舍分离,抱着白百何断断续续痛哭了6个小时。

    接下来的故事,没太大的戏剧转折。刚毕业的白百何选择和陈羽凡结婚,白百何至今都记得,陈羽凡求婚时送的999朵玫瑰,当时,陈羽凡为了逗她,还叮嘱白百何,你自己数一下,看卖花的人有没有少给,白百何就在那儿拿着油笔很认真在数。

    白百何自己有个小盒子,里面装着两人第一次看电影、第一次看演出等等各种跟“第一次”有关的票据。当然,也包括陈羽凡求婚时送的999朵玫瑰的所有玫瑰花瓣,也都被她细心装进盒子里保存。不过,“有的保存不当,都长毛了”。

    但远不止这些,陈羽凡坦言“她从来不删我给她发的短信,有次丢了个手机,里面存了100多条短信,她难受死了”。再后来,白百何把这些短信都抄在本子上,“打字的话,很多时候时间会对不上”。

    白百何自己很沉溺于这种爱情模式。“这会让我更有安全感。”白百何不仅对朋友,爱情保护的很好,她在家庭中也会自然的形成一层保护膜。

    直到前年,元宝才知道原来家里除了爸爸,妈妈也是大明星,白百何记得当时在机场:“因为我要带元宝回北京,在机场里突然有粉丝来找我签名合影,我就说你坐在箱子上等我一会儿,然后我就去签了名,回来之后,他特别淡定的抬头看着我,眨巴眨巴眼睛,你还真是个明星啊。”

    在白百何的思维模式中,自己是儿子的妈妈、丈夫的妻子、朋友口中的朝阳区白姐,但一进入陌生环境,保护欲太强的白百何,没少吓坏过第一次见到她的人。


    “他们觉得我在凶她”

    “有次在台湾拍片,负责服装的姑娘刚开始特别委屈,觉得我在凶她,这让白百何感觉不可思议。有的媒体觉得我说话太正经”,但其实,“我不是自来熟的人,会自动产生距离感,有时说话是有点直”。

    这种直,《分手合约》编剧秦海燕深有体会。“《分手合约》七八月开机,第一件事就是派我去和白百何聊一下角色。”

    “在大悦城,我从一两点等她到四五点,她一见面就和我说,女主这个行为太渣了,我不太认可这个设定,这不是她能理解的情感。

    秦海燕被震了一下,在觉得意外的同时,她觉得白百何“很性情”。

    这种“很性情”,会被经常性的误解。

    比如在《肿瘤君》发布会的群访中,白百何回应与王珞丹的比较,她直言“王老师被大家喜欢时,我还在家带孩子呢。”回应与范冰冰《我不是潘金莲》的角色之争,她也说出:“她是前辈,没必要和我抢。”招黑的话,被很多媒体解读成,是一种冷嘲热讽,话里有话的态度。

    但白百何却没把这些一直放在心上,回应也很洒脱:“我会比较焦虑,不太会处理,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澄清”。

    “演不好戏,说什么都白搭”

    聊到最近的作品《火锅英雄》,白百何想起拍摄时最接地气的片段:“其实和坤哥拍戏我很紧张,因为我是看着他的戏长大。那天,坤哥拿着一次性筷子指着我们一堆演员说:别装,你们一个个下了银幕都是另一个模样!其实吧,他说得对!”

    银幕下的白百何会很自然形成一种距离感,但这种距离感,和她熟悉之后就消融很多。

    “我如果没事的话就想回家带孩子,正好前段时间腿不是瘸了吗?正好陪元宝好好玩了一段时间。那些不好的事情我不会理会,演员嘛!演不好戏,说什么都白搭”。

    那你下部戏想要什么样的角色?记者问。

    “不想,因为我的每个角色都是想什么就来什么。”说完,白百何弄了一下刘海,用一种非常央视女主播式的微笑看着记者。

    我感觉到,她脸上的“滚”字又出现了。



    来源:
    http://www.happyjuzi.com/article-60819.html

    ☆ 发自 iPhone 华人一网 1.12.04

  • 头像 bingmi | 操作
    0
    2018-02-08 00:34:38 3 楼
  • 白百何:我这人就要面子
    凤凰娱乐|电影人在线(2015-8-13)



    凤凰娱乐:在发布会上提到熊顿,你流泪了,但平时的你看起来不像是不能出戏的演员类型?
    白百何:整体出戏入戏还算是比较快,不会有太难走出来的过程,这是第一次有这种感受。

    凤凰娱乐:跟熊爸交流过吗?
    白百何:之前我给熊爸熊妈写过一封信,然后熊爸回了一个礼物给我,是熊顿生前买的一张正版MJ(迈克尔-杰克逊)的碟片,然后给我买了好吃的,然后我们拍完了给我寄过茶叶,这次是第一次见面,给我又买了一堆好吃的,带了熊妈包的粽子。

    凤凰娱乐:剧本中这些故事是她生活中真正发生过的吗?
    白百何:对,大部分。

    凤凰娱乐:她生病的时候,还会追求自己的男生吗?
    白百何:其实不是追求吧,前面有一段可能没有剪到戏里面,熊顿就是比较痴迷帅哥,她看到帅哥会毫不掩饰地说出来,她在路上也会说,哇好帅。真实生活中是有梁医生这样一个人在的,也确实是熊顿精神层面的男神。我们只是把熊顿和梁医生真正彼此触动的点在电影里面呈现出来了。

    凤凰娱乐:拍这部电影有没有,让你对于生死,对于生活产生思考?
    白百何:其实拍这部电影包括熊顿本人的精神和力量,是不希望大家在每一天的生活中过多去考虑生和死,去纠结一个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控制的生命自然的力量。我觉得对生活的影响是更大的,它可能会让你更加积极面对生活,有一个更加乐观的生活态度,其实它的力量来源于我们每个人生活中都会遇到挫折,都会有生活中的低潮期,但那不是跟生死有博弈。所以当大家看到电影,发现有这样一个姑娘在面对生死博弈的时候都这么乐观、积极向上,所以,我们在遇到一些过不去的坎的时候,又有什么可纠结的?

    凤凰娱乐:会把自己性格的某一方面带进角色吗?
    白百何:我和熊顿其实都属于会用乐观、比较二的一面把自己恐惧、敏感的一面包裹起来的人,但是我没有她那么坚强。

    凤凰娱乐:你演过《分手合约》、《被偷走的那五年》,现在又演熊顿,三个角色都遇到绝症,被大家称为“抗癌小妞”,都是一个巧合吗?
    白百何:是一个巧合,但大家看剧本的角度可能跟我不一样,因为我可能每次接电影,接剧本还是因为剧本里面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触动到我,我想去传达我才会接,而不会因为她得了癌症我就去接,其实每次大家提问我的时候我都没有纠正过,《被偷走的那五年》并不是一个抗癌的故事。

    凤凰娱乐:但是她们都有处在生死边缘的戏。
    白百何:对,但她们的生死,包括她们的留恋更多的是跟自己的爱人,跟熊顿不一样,熊顿可能会告诉大家,爱你的人是你真正在生活里面要多多去关心,多多去感受的。三次我演的状态都不一样,因为人物不同。

    凤凰娱乐:虽然韩延导演是一个新人,在导演层面上你觉得他是不是已经非常成熟?
    白百何:我觉得韩延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导演,他会让演员非常放心,他会从剪切、从剧情的设置,从人物的把握和现场任何一个细节帮助演员去塑造人物和表演,会给演员空间,也会给演员很大的帮助,因为我跟他是同学,我知道他是我们学校很优秀的毕业生,所以他必然要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导演。

    凤凰娱乐:片中还有很多幻想的镜头,当时拍过《捉妖记》再演这个,是不是更容易了?
    白百何:因为是两个不同的想象方式,熊顿的想象比较二次元,无非就是稍微夸张一点,那时候已经拍完第一次《捉妖记》了,而且我跟导演都觉得这一部分非常有必要存在在剧本里面,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够立体起熊顿的性格。特效是帮助我们的,反而不会给我们困难,你熟悉它了,就会觉得有特效的部分在,你反而会更加的丰富。



    凤凰娱乐:大家经常问你为什么老演“小妞电影”,你回答说“希望把同类型演透彻了”,然后再去找别的类型,你觉得现在透彻了吗?
    白百何:这个我不敢说,这个透彻和不透彻我实在是不敢去发表言论,我所谓的透彻是想让我在我擅长的领域里面有更多的经验,然后我才敢尝试我没有尝试过的东西。

    凤凰娱乐:《捉妖记》中喜剧性的演出,对你是不是一个突破呢?
    白百何:那是一个新的尝试和挑战,很多朋友觉得在那里面看到没见过的我,不过现实中我没有那么搞笑。

    凤凰娱乐:你不演反派角色,是因为怕元宝看到,现在还是这么考虑吗?
    白百何:不想,元宝会看到。

    凤凰娱乐:什么样新的角色类型会吸引到你?
    白百何:还有很多类型是我没尝试过的,大家也一直说,为什么我一直在演小妞电影,《捉妖记》是第一个尝试,接下来的《火锅》是一个类型片,但是细节还不能透露。

    凤凰娱乐:你跟不同男演员搭档,有内地的台湾的,这次是香港的吴彦祖,都没有突兀的感觉,你是会根据不同对手的气场去调整自己吗?
    白百何:没有,我演的是我的角色,他们演的是他们的角色,大家可能在角色定位上都是非常适合的,所以才会看起来比较match,我百搭嘛,经典款。

    大家所说的这些男神级的男演员,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更大的意义上是剧本里的角色,所以我盯不到大家觉得他们是神的点,当然他们都非常优秀非常帅,我运气也比较好,总能搭到这种非常专业的演员。


    凤凰娱乐:演员比较被动,会参加很多这种宣传活动,我知道早期的你,并不是特别适应,现在适应了吗?
    白百何:我觉得我可能好多了,做采访什么的都好多了,原来媒体对我最大的意见就是我不爱回答问题,我不太知道怎么回答问题,因为《失恋33天》来得比较突然,我在家里面待了两三年的时间,等于从一个家庭妇女的状态,突然被拎到社会上来工作,有的时候有点不太适应,需要一个过程。因为在生活中不会有人问我好多问题,一天问很多遍,所以我就不知道怎么去回答,我这人又比较直,现在好很多,慢慢适应了拍戏以外的其他工作。

    凤凰娱乐:你什么时候get那个点,把自己打开一些?
    白百何:去年吧,因为去年我休息了半年,我在休息的时候才可以比较安静的思考我自己整个工作的过程。

    凤凰娱乐:会去反省,或去反思一些工作中的误会?
    白百何:因为我跟媒体之间的误会,我自己也不知道点是什么,因为真正跟媒体对接的并不是我本人,我只是坐在这儿回答问题。一些记者了解我的性格,他们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才来跟我说,说小白我们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们觉得你应该再放开一点,因为记者采访是记者工作的一部分,你应该适当去适应一下,不了解我的人可能就会觉得,她为什么那么不爱回答问题。

    凤凰娱乐:陈羽凡老师有没有跟你探讨过这个问题?
    白百何:因为他是一个老前辈,而且他们那个形式出来工作,比我有太大的优势了,他们是两个人(羽泉组合),一个人开小差了,另外一个人就能说话,我自己坐在这儿我要是跑神了,就没有人替我说话。他非常了解我,所以他知道我有时候坐在这儿出神了,或者是皱着眉头说为什么?他就会不断提醒我,他说哪怕你不想说话,你一直微笑好吧?我说,嗯。


    凤凰娱乐:现在大家都说你是“票房女王”,《捉妖记》一直蝉联每日票房冠军。
    白百何:老厉害了。

    凤凰娱乐:对,接下来恐怕接档的就是《肿瘤君》,整个暑期档都是你的了,这样的好成绩和预期对你的心态有影响吗?
    白百何:没有,我从《失恋33天》开始,已经受过一次惊吓了,所以非常有经验。因为我能做的份内工作是在电影杀青之前,其它的事我控制不了。而且电影的成绩是一个剧组,百十号人换回来的,一定是大家的功劳,我觉得我走运吧,每次能碰到这样好的剧本,好的电影,然后就非常抱歉,频频地在暑期档里出现。不敢说暑期档是我的,但我能在暑期笑了、哭了,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非常荣幸,很骄傲《捉妖记》有这样一个成绩,也非常骄傲自己参与了这样的一个制作。

    凤凰娱乐:从来不需要调整自己的心态吗?红了以后,票房高了以后,有没有膨胀的心理?
    白百何:我觉得压力越来越大,因为演员是站在电影最前面的,但毕竟是团队方方面面好,才会有一部好的电影,绝不可能是我一个人付出了辛苦,或者是付出了我全部去表演一个角色,电影就会有非常好的成绩,这是一个多方面的因素。所以我真的没有这个时间去膨胀,我压力非常大。因为越来越多的人认识我以后,他们会对我的要求越来越高,每一次有一部戏,有一个窗口,有更多的人认识我,我再去拍另一部戏的时候,我要付出的心力肯定比以前要大很多。我这个人面子薄,就要面子。

    凤凰娱乐:有没有片方看到你就说,你来演,我们就可以拿到多少多少票房?
    白百何:我一定会跟他们解释清楚,我一个人做不到,但我一定会把我接到的角色尽我自己100%的力量演好。


    凤凰娱乐:记得你刚结婚生孩子的时候,是不想演戏了?
    白百何:对,没错。

    凤凰娱乐:现在你依然有到某一个阶段,就回归家庭的计划吗?
    白百何:我去年休息了半年,因为小孩要上学,然后不定期的都会有吧,就是顺其自然的。可能有些时候,我自己心力上面不能支撑我去一直工作,我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下。

    这个东西完全没办法计划,像这个暑假突然电影都要上片了,我也是没有预料会忙成这样,每天都在跟孩子道歉,每天都在道歉。因为我基本上暑假跟寒假大部分时候是在休息的,工作也就占最多20天的时间,都可以陪他。然后这是第一个暑假忙到完全没有时间陪他,只陪了他一个星期的样子。

    凤凰娱乐:你没有时间的话,就陈老师来,两个人轮流来陪他?
    白百何:对,有几天时间我就带着他去他爸录节目的地方,玩几天。然后我在出差的时候,他爸爸再继续带着他。然后我们一起带他出去之前,是我自己带他,我们就这样。

    凤凰娱乐:陈老师也非常忙,也在录真人秀。
    白百何:对,我们有时候会跟着他出去蹭玩几天。像《跑男》是我们俩难得能一块儿工作的机会。


    凤凰娱乐:还有一个特别老的传闻,当年张艺谋导演拍《幸福时光》选女主角的时候,你还去试镜过?
    白百何:是导演来学校挑过演员。

    凤凰娱乐:是导演来学校挑过演员。
    白百何:我觉得都是机缘巧合吧,我也不知道导演有戏会不会找我,他拍《长城》的第一天,是第二次拍《捉妖记》时我杀青的那天,我去他棚里面探过他的班,去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导演就一直在说,哇,你看我的眼光,现在都是小星星了。

    凤凰娱乐:就因为他当年认为你该去学表演,你才决定去考戏剧学院?
    白百何:对。

    凤凰娱乐:有一个很好的渊源。
    白百何:因为自己没有成绩的时候,其实我个人不太愿意拿这些事情出来说事,但是确实是这样一个情况,是一个事实。



    凤凰娱乐:滕华涛导演在网上呛声王珞丹,说没有找她拍过《失恋33天》,王珞丹那边否认进行了炒作。你对这事怎么看?(编者注:该采访提问发生在王珞丹微博发表长文,白百何回应之前)
    白百何:我觉得导演说得对,他没有说一些很不好听的话,就是让演员要好好演戏。我的工作人员和我的公司,和将来我的团队,我敢肯定没有任何一位在发我新闻稿的时候,提及过别人,包括恶意的践踏,这个是我自己以我的人格和我身边所有人的健康可以担保的。

    凤凰娱乐:各种新闻让大家把你们两位女演员放在了一个对立的状态。
    白百何:没有必要对立啊,我觉得我是看着王老师的电视剧长大的,她在演电视剧的时候,我真的还在家里面生孩子,一定她是前辈,这没得说。

    凤凰娱乐:你们在《我的青春谁做主》里还合作过吧。
    白百何:我没有跟她接触过,真的,跟她没有对手戏。那次非常偶然,是宝刚导演非要拉我去拍戏,没有那一次,我可能就不会再演戏了,那是我生完孩子演的第一个戏。

    来源:
    http://ent.ifeng.com/movie/dianyingrenzaixian/special/dyrzx105/

  • 头像 123321abcde | 操作
    1
    2018-02-11 13:27:27 4 楼
  • 哈哈哈,其实她的戏还是不错的

  • 头像 bingmi | 操作
    0
    2018-02-11 17:44:26 5 楼
  • 我觉得“橘子娱乐”这家媒体真是娱乐圈里的清流
    每次都被明星怼(还看过赵丽颖访谈)
    可是都还脾气超好
    写出来的报道也是不愠不火
    实事求是的记录从来不黑还挺搞笑

    哈哈哈,其实她的戏还是不错的
    123321abcde 发表于 2/11/2018 1:27:27 PM


    ☆ 发自 iPhone 华人一网 1.12.04

系统检测到您使用PC来浏览手机版论坛,建议您 切换到PC版 以获得更全面详细的功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