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Logon
  • 头像 SPZ | 操作
    0
    2017-09-27 11:27:51 1 楼

  • ZT

    夜夢老僧授神咒,牢獄脫困肺病康復

    我寫這篇東西的目的,是要答謝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的恩被,和紀念兩位恩公,一位是鳳山鳥松國民學校校長周漫萍先生,一位是台中省立農學院教授周慶光先生,周漫萍先生救了我的生命,周慶光先生卻更救了我的慧命。

    抗日戰爭爆發後,我投筆從戎,一九三八年秋天,剛在戰干一團受訓期滿,便得江西第八區保安副司令李彌將軍的電報,要我和朋友李灝,同去招撫一個「團長被人謀殺即將瓦解星散」的部隊,於是把部隊收集,在寧都整訓改編,當時專員是蕭致平,並兼區保安司令。

    這年冬天副司令李彌將軍調走,遺缺由蕭敷誠接充。廿八年四月,我奉派出巡各地駐防部隊,這期間,團部忽奉省令調駐贛州,李灝拿命令去見蕭致平時,蕭竟大發脾氣。原來蕭致平久有師長野心,擁眾自重要挾省府,曾幾次假借三團團長名義,聯合電請省府編為保安師,由蕭專員率領參加前線抗戰,這次見李灝堅持遵省令調到贛州去,心中惱怒,便由蕭敷誠設計,將我與李灝先後扣押入獄,後我得知內情,暗地叫一士兵脫逃,拍電報詳報省府,省府一面立即停發給養,追還領去武器,停撥壯丁(當時正奉令擴編為甲種團)一面命令蕭致平將李灝和我釋放。蕭盛怒之下,想要將我二人殺而示威。我在獄中,憤恨交並,心如火焚,一夜,忽夢一老僧教我念咒,咒語很短,只二三遍便能背誦,老僧說:「這是白衣大士神咒,你虔誠持誦,可以脫難。」醒後,默念咒語,竟無遺忘,甚以為異。獄囚粗劣,沒人可相談,乃日夜默念神咒定心。過十餘日,蕭致平迫於省令,先將我釋放,不久李灝亦釋出。後蕭致平為日機炸死,蕭敷誠則潛逃陷區去做漢奸,不知所終。

    我經這場變亂,世情異常淡薄,遂返回家鄉,教書度日。至於夢中所教咒語一節,總覺有些迷信,不敢告訴別人,因既不知世間有無此咒,又不知咒中是那些字句,如果對人說出,一定遭人譏笑,久而久之,便也日漸淡忘。

    我來台後,本患喘咳病,到今年五月,突然轉劇,且壯熱盜汗,日漸沈重,經X光檢查,才知已成嚴重肺病,在這國破家亡,天涯淪落的時候,衣食已成問題,那裡有錢醫病。尤其令人難堪的,一些親朋故舊,多以腐鼠相待。到六月底,病情日亟,承鳥松國校校長周漫萍先生,慨然捐集數千元,把我送進台南結核病防治院去。而農覺院周慶光先生,除了寄贈醫藥費外,更寄一本「法華經普門品」給我,翻閱到卷末,附有一篇很短的「消災脫難咒」,試著念一念,不料就是在寧都監獄夢中老僧所教的神咒,當時心中驚喜之狀,真是筆難盡言,因此我想世上既然有不可思議的靈感,一定也就有司命者,所謂死生有命,富貴在天,竟是一毫不假,而因果報應,那就更不用說了。繼而又想,人生至多不過七八十歲,而世界卻有無窮盡的光陰,以人生七八十春和世界億萬萬年相比較,直如曇花一現,在這樣短促的生命中,還要遭受天災人禍和生老病死等苦,如果還要競逐什麼人間富貴,真是愚笨到了萬分。因此我每天除了默念經咒外,真是一心泰然,貧病都忘。以為如果會死在台灣,也是命該如此,或是造業作惡的結果;如果不會死,便一心學佛,不再作任何妄想。說來真是不可思議,我住院不到三個月,肺病就好了十之七八,經X光一再檢查,認為確已沒有問題,便準我出院。痊愈如此迅速,你能說這不是佛力恩被嗎?現在我雖還有一點支氣管喘息病,但這病無生命危險,雖受痛苦,也是宿業現障,果報如此,只有皈依三寶,至誠禮佛,才能解脫。因此我卻有三個希望,寫在這裡,以為本文的結束。

    第一、佛是確確實實有的,觀世音菩薩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絕對不假,希望普天之下,人人信奉,個個崇敬。

    第二、希望佛教經典,盡量淺釋,多多翻印,廣為流通,並於各處寺廟,設置閱覽室,使人人都有機會看到。

    第三、當此大亂之世,希望大德僧伽法師等,以度人為急,廣為講經說法,救渡迷津。最好適合世俗,定星期日為宏法日,使人人都有與聞佛法的機會。

    白衣大士神咒 :




    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觀世音菩薩。摩訶薩。 (三稱三拜)
    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南無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
    怛只哆。唵。伽啰伐哆。伽啰伐哆。伽訶伐哆。啰伽伐哆。啰伽伐哆。
    娑婆訶。天羅神。地羅神。人離難。難離身。
    一切災秧化為塵。南無摩訶般若波羅蜜。




系统检测到您使用PC来浏览手机版论坛,建议您 切换到PC版 以获得更全面详细的功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