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Logon
  • 头像 夏天爱西瓜
    0
    2017-07-21 12:55:00 主题
  • 昨晚睡前翻到知乎推送的每周精选“历史上有哪些著名的杀人案” 看得毛骨悚然快两点才睡。。。早上迷迷糊糊的熊猫眼决定转来给大家看看(不敢贴照片)
    都是20多年前的案子。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238382
    1.龙治民案

    这是一桩极端原始、残酷的凶杀案。二十余年来,国内也没有新闻媒体报道过。

    在一个成熟的法制社会,公民们应有直面血腥的勇气,也许在了解了这人性中最丑陋、最凶残的一幕后,会唤起人们的法律意识,防患于未然,更加珍惜在阳光里的平安幸福生活。

    编发此稿,不是向读者展示暴力,一些恐怖的场景,已作了最大程度的删节。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凶犯必将遭到严惩。但善良的人们要提高警惕,警钟长鸣。


    1983~1985年间,龙治民制造了新中国最大的个人恶性杀人案,在自己家中连杀48人,并将尸体埋在自家院中,这48条性命仅换得573元。他神志正常,无任何精神症状,反应敏捷。龙治民从受到县长、计生委表彰的计划生育先进模范沦落为杀死48人的杀人狂。
    杀人案件回顾1983年—1985年,在陕西省商县各乡出现怪事。一些外地打工归来或者上城买东西的农民离奇失踪。到了1985年5月,向公安部门报告的失踪者就有37人之多。刘湾乡叶庙村40多岁的杜长英就是其中之一。
    1985年5月16日,他起了个大早,跟哥哥一起去城里赶集给猪买豆饼。两人分手后,杜长英却再也没有回家,家人四处寻找。
    1985年5月27日黄昏,杜长英的哥哥杜长年再一次从城里寻觅回来。路过县造纸厂时,他找到出纳员的表弟侯义亭,说了杜长英十余天未回家的事。表弟侯义亭愣怔了片刻,叫道:“哎呀”神色变得严峻起来:两天前,有名男子拿一张金额一元八角五分卖麦草的条子来领钱,条子上的名字却是杜长英。侯问那人怎么回事,那人说杜欠他钱,一直赖着不还,他在街上堵住杜,杜把这借钱的条子给了他。
    1985年5月28日,经侯义亭辨认,领钱人是44岁的龙治民。杜长年等人随即扭住龙治民,要带他去派出所。僵持不下的时候,一黑脸小伙上前,说也正找这人。黑脸小伙是另一支寻人队伍的成员。
    1985年元月11日,上官坊乡某村副支书姜三合等人从西安做活回来,在西关车站打算回家,碰到个头矮小的龙治民,龙对他们说,他家里有活,挖猪圈,一天五元。姜三合独自去后,再不见回家。其兄姜银山从胜利油田请假回家,一直寻找到了5月;期间曾数次向地县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均无回音。5月28日,在这个吵吵嚷嚷的人堆里,姜家看见了要找的人。持续数月的寻访,姜家了解到,龙治民经常出没于西关汽车站等处,春节以后,还不时从市场上招走一些男女。
    两支寻人队伍交换情况,感到事情严重,把龙治民押往公安机关报案。两个人失踪都与龙治民有关,县公安局决定将其收审。面对讯问,龙治民的供述来来回回就是:“杜长英的麦草条是我拿的,他欠我20块钱。以后他去哪儿,我咋知道,姓姜的是我叫的,干完活就走了。起个猪圈嘛能用多长时间,一个下午就干完了。他在我家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走了,以后他去了哪里我咋知道”。
    这么一个矮小愚笨、光头赤脚的农民能干出什么事呢?公安人员甚至为龙治民是关是放犹豫过,最后决定先把龙治民关起来,第二天到龙治民的家里看看再说。
    1985年5月29日早晨,两名公安人员前往杨峪河乡王墹村龙治民家,龙治民家窗户全堵上了土坯,昏暗得像个地窖。屋内坑坑洼洼的土质地面上,有几处好像被铲过;架在阁楼上的木梯上有些斑点,呈乌紫颜色,像血迹。龙治民妻闫淑霞下肢瘫痪,行为古怪,对公安人员的问询,她一会儿说:“屋里没啥”,过了一会儿又说:“有一次家里来了几个人,晚上我睡在炕上,听见外间有动静,第二天这些人就不见了。”问她怎么回事,她又不说了。过了一会儿,又没头没脑地说:“我洗衣服,水红红的。”。
    龙治民家西厢堆放着乱七八糟的杂物,柴草、空酒瓶、破布片等,用脚拨开才能看见一块地面;东厢更加黑暗,污浊,杂物充盈,一进门便碰一脸蛛网和尘絮。
    两公安人员在搜查中感到可疑,他们搜查完毕后,立刻回到局里汇报,于是当天下午公安局又派人赴龙治民家搜查。这次搜查村治保主任也在现场,其对公安人员说,龙治民的家里很臭,村里人都不肯到他家去。
    刑警队长王扣成则从臭味中分离出另一种臭味,他熟悉的死尸腐味。细细找寻,王扣成在东厢一个萝卜窖旁边,发现一堆散乱的麦草下有两具相拥在一起的男性裸尸。
    公安人员停止搜查,封锁现场。看守所接到指令,要求把龙治民铐起来,并加上脚镣。
    为防止龙治民的同伙在逃、自杀或相互杀人灭口,公安人员指示西南各乡,尤其是龙治民所在的杨峪河乡上赵原村、龙治民的原籍仁治乡、龙治民的妻子闫淑霞娘家所在的金陵寺镇以及邻近王墹的刘湾乡的乡村干部和民兵治保组紧急动员起来,对辖区内的曾有前科者和有劣迹者实行监控,并对行迹异常者予以关注。至于案发地王墹村,被一支武警部队包围封锁起来,通往村外的各路口都站立着荷枪实弹的武警。
    自实行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来,王墹村沉默数年的钟声再度被敲响了。
    6月2日午后,村干部站在几成废墟的老戏台上,向集合在台下的村民宣布了一个决定。基于法律方面的考虑,不便给决定以某种正式形式,该决定便没有诉诸文字更不能记录在案,而是口头下达的。所以王墹村干部没有使用“宣布”或类似于它的字眼,甚至避免给村民造成他在“传达上级决定”的印象。没有什么决定,只是一件事。“给大家说个事。这个案子还在保密阶段,为避免走漏风声,给公安人员进一步侦破带来不便,这一段时间大家没什么要紧事就不要离开村子了。
    据公安人员推测,龙治民很可能有同伙。一些有头脑的王墹人马上品出了这番“禁令”的真正含义。
    他们议论道:“要说防止走漏风声,风声在前几日早被围观的外村人传扬出去了。龙治民的同伙若在外村,早就逃的逃,毁赃的毁赃了。公安人员怀疑龙治民的同伙就在王墹村里!”于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人人眼里满含疑问。此后的日子里,家家户户门窗禁闭,出门时彼此碰见了,也只是匆匆的打个招呼,没有多余的话,全村一时处于相互猜忌的惶惶不安的紧张气氛中。
    与此同时,在公安人员发现的两具尸体中,一个是杜长英,但另一个却并不是姜三合,而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小伙。再返王墹展开第三次搜查,公安人员在东边门扇的柴草后,又发现了一个满满的化肥袋子——里面装着一具女尸,死者年约50,也不是姜三合。
    三具尸体的发现,立即引起了轰动。全村的老少倾巢而出,前往围观。治保主任和几个民兵维持秩序。公安人员划出保护圈。商县主管政法的县委副书记、公安局长,以及商洛地委、行署的有关领导相继赶来现场。公安人员带上警犬,再次搜查龙家,没有新的发现。据村民们讲,龙治民家门前有过一个萝卜窖,现已填平种上了白菜。这引起了公安人员的注意。
    闫淑霞向民警指了萝卜窖所在的位置。这地方离门槛还不到一米。一个民兵挖了几锨以后,挖出一些苞谷叶。薄薄的土层下,是一层苞谷秆。公安人员又叫来几个人用锨,先不深挖而向四周开掘,清理出一个长3米、宽2米的场地。揭开苞谷秆,竟然有八九具尸体,是以码柴禾的码法,头足彼此交错倒置,整齐而紧凑,但从边际可见:下面至少还有一层。在场者都被这噩梦般的场景吓住了。现场勘察的公安人员发出指令:暂停勘察,立即上报省厅!
    一个排荷枪实弹的武警,封锁了埋尸现场,另有一个连在城内随时待命,军分区独立连亦处于戒备状态。地区公安处与现场开通了无线电话。陕西省公安厅长副厅长张景贤和一班刑侦干部次日抵达后,挖掘工作重新开始。起尸,照相录象,编号登记,解剖。黄昏7点多,掘出的尸体数目已经升至20具。夜幕降临,勘验工作停下来。王扣成对周玉局长说了那段时间里唯一的一句调侃的话:“这跟临潼的兵马俑一样哩!”
    5月31日黎明,“3号坑”的挖掘与尸检工作重新开始,尸体的数目继续上升。上午11点,“3号坑”清理完毕,整整33具尸体。对于和平时期的凶杀案,它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勘验人员相继走出席围,摘下口罩扔掉,长长出了一口气。然而公安人员不敢稍有松懈,虽然没有迹象表明案情还有扩大的可能,但也无迹象表明案情会就此终止。
    稍事休息之后,大家手执有金属尖头的标杆在龙治民家周围探测。谁也不希望再有所发现,即使再发现什么,也希望是有关的物证。大家心理承受力已到了极限。
    就在这时,上午11时30分左右,当一个公安人员再一次把标杆插进土地时,他突然僵止在那里,人们的目光向他聚拢过来……他手下感到了一阵虚空。“2号坑”就是这样被发现的。该坑在“3号坑”东侧两米处龙治民家的猪圈内,形状与“3号坑”相仿,南北纵向,长2米,宽1米,深1.5米,掘出8具尸骸,排列整齐,头足彼此倒置,与“3号坑”如出一辙。可见坑内被害者先于“3号坑”内被害者遇害。
    就在勘验工作进行的同时,消息在民间不胫而走,地震般强烈的撼动了商洛全境。人们如潮水一般向王墹村涌来。早在5月29日,屋内三尸被发现之后,由于尸体的状况和异乎寻常的藏尸方式,即在王墹周围引起了不小的惊动,当天就有附近村镇的人赶来观看。虽然消息也传到了商县县城里,但三人遇害这一事实尚未超出人们的经验,城里来人不多。
    “3号坑”被发现之后,情况就不同了,围观者中间城里人明显增多。从5月30日开始,以王墹为中心,方圆几十里外出现的情景,用王墹村一位村民的话说,“就跟赶庙会一样!”王墹东西两段的公路上车水马龙,熙熙攘攘。至于来自商洛其他县的观者,开始多是顺路来看看,再后来就有了成群结队相约而来的外县人。那一个星期里涌向王墹的有多少人次呢?据王墹人说少说也有十几万。

    ---------------------------------------------------------------------------------------------------------

    2.白银市连环杀人案

    1988年5月26日下午5时许,白银公司23岁的女职工白某被害于白银区永丰街家中(简称“88·5·26”案件)。警方勘验发现,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下身赤裸,上身共有刀伤26处”。经犯罪嫌疑人高承勇供述,该案件是因盗窃未遂,被受害者撞破才杀人。[7]
    1994年7月27日下午2时50分,白银供电局19岁女临时工石某在其单身宿舍遇害(简称“94·7·27”案件)。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身共有刀伤36处”。
    1998年1月16日下午4时许,居民发现白银区胜利街29岁的女青年杨某在家中遇害(简称“98·1·16”案件),调查证实杨某被害时间为1月13日。著案犯在作案时该其实有人看到过案犯,或是案犯被什么惊到了。受害人“颈部被切开,全身赤裸,上身共有刀伤16处,双耳及头顶部有13×24厘米皮肉缺失”。
    1998年1月19日下午5时45分,家住白银区水川路的27岁女青年邓某在家中遇害(简称“98·1·19”案件)。受害人“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裤子被扒至膝盖处,颈部被刺割,上身共有刀伤8处,左乳头及背部30×24厘米皮肉缺失”。
    1998年7月30日下午6时许,白银供电局职工曾某8岁的女儿苗苗(化名)在家中遇害(简称“98·7·30”案件)。受害人“下身赤裸,颈部系有皮带,阴部被撕裂并检出精子”。
    1998年11月30日上午11时许,白银公司女青年崔某在白银区东山路的家中被杀害(简称“98·11·30”案件)。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身有22处刀伤,下身赤裸,双乳、双手及阴部缺失”。
    2000年11月20日上午11时许,白银棉纺厂28岁的女工罗某在家中被人杀害(简称“00·11·20”案件)。受害人“颈部被切开,裤子被扒至膝盖处,双手缺失”。
    2001年5月22日上午9时许,白银区妇幼保健站28岁的女护士张某在白银区水川路的家中被害(简称“01·5·22”案件)。受害人“颈部等处有锐器伤16处,并遭强奸”。
    2002年2月9日中午1时许,25岁的女子朱某在白银区陶乐春宾馆客房中被害(简称“02·2·09”案件)。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下身赤裸,遭到强奸”。
    为破此案,白银市公安局曾向社会公布了一份《白银市公安局侦破系列强奸杀人案件宣传提纲》,证实白银市确有一个“杀人狂”,并悬赏20万元向全社会征集线索。然而最终还是没能找到真凶,此连环杀人案至今仍然是悬案。
    十四年来,白银市民特别是年轻女性,独自行走时无不提心吊胆。
    变态杀人狂的恐怖传说一直回荡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据称此人专盯身着红色衣服的年轻女子下手,所有作案时间均选择在光天化日之下。凶手采用尾随、长期观察等方式暗中盯梢多个目标,并查看凶手的起居作息和生活环境。当锁定目标后,他便悄悄潜入目标女子的住所,实施强奸杀害或奸尸。
    98年此案高峰期时,警方采取了最为原始的破案手段:所有白银户籍男子,都被要求进行指纹和血迹鉴定。据说当时已经快过年了,有两个警察负责白银郊区农村的采集,有两个外出打工人员还没有回来,这两个警察为了早点回家过年,就把自己的血样和指纹标本冒充那两个农民的交了上去,没料到第二天就被查了出来。后来,这两个警察还被判了刑。
    由此可见,当时检查是相当严格的,每一个白银籍男子都做了鉴定,甚至包括警察。
    并且,当一连串案件发生后,白银市中学生的晚自习,均被改为下午放学后继续上课,从此不再上晚自习。
    看到这里请大家闭上眼睛设想一下,这不是电影情节,也不是小说,而是活生生发生的案情。如果这些都发生在你的城市,你的身边,你会怎样?
    我只能说,一种巨大的恐怖感笼罩了整个小城白银。据一位生活在甘肃的朋友说,这种恶劣的影响至今还存在。
    案发之后,网上也是众说纷纭。有人根据作案是白天,选择目标都是年轻女性,推测凶手是理发师。因为发廊一般晚上生意多,白天比较清闲。此外,凶手出没于白银市,却可能没有当地户籍。这也与大多来自外地的理发师不谋而合,可能因此凶手成功逃过了警方的排查。
    有人因为第一个和第三个死者相互有关联,推测他们可能与凶手认识,并总结出凶手长期居住在白银市,有极为严重的性变态心理,对女性怀有仇恨心态。可能有生理缺陷,特别是具有性功能间歇性障碍症。
    有人推测他是货运司机,由于临时工身份而没有正式记录在案。凶手夜里开车来到白银,白天休息,可以躲在车里跟踪被害者,周末出城离开。
    据说第五个案件中的小女孩,曾给凶手倒过一杯水。有人推测凶手作案时和小女孩有过交谈,而且此人极为从容,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小女孩的家长回来,说明案犯清楚被害人家长的作息情况。凶手外表应该并不惹人讨厌。这可能也是他为何能够顺利进入那么多单身女性家中的原因。
    还有人推测凶手是一个有着相对健全的家庭的双重人格者。此人晚上在家陪老婆孩子,白天作案。在老婆孩子面前可能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凶手没有一起案子是在晚上做的,而强奸案大部分都发生在夜晚。
    这让我想起一笑风云过的那个中国病人的案情。
    此外还有猜测凶手是屠夫、邮递员的,甚至有人猜测凶手是双性人或者女性,所以排查男性的话,永远也查不到ta。

  • 头像 mediumpig
    0
    2017-07-21 01:11:29 回复 1
  • 只能说有的人天生就是psycopath sociopath.
    哪个龙治民为了十几块钱就能杀人,还能把那么多尸体埋在自家旁边,一般人早疯了

    ☆ 发自 iPhone 华人一网 1.11.11

  • 头像 lash
    2
    2017-07-21 01:38:09 回复 2
  • 太可怕了,不得不承认这世上确实有天生的恶魔基因

  • 头像 stranger1999
    0
    2017-07-21 01:54:44 回复 3
  • 想起来邓超和段奕宏的电影了,这些案子都是很好的素材,拍成像沉默的羔羊那样的经典,可惜中国电影创作局限太多

  • 头像 spyj007
    0
    2017-07-21 02:12:43 回复 4
  • 真令我震撼的是读白银凶手的网上杀人日记,凶手杀人的心理活动如此细致,居然有种自然而然的感觉,很是悚然

  • 头像 SmileNicole
    0
    2017-07-21 02:27:40 回复 5
  • 我昨天也正好看了Discovery的全球十大犯罪案件的韦斯特夫妇 杀了十几个小女生埋自己家地下室 埋不下了就埋后院天井里 连自己的女儿都杀。。。

  • 头像 coolcream
    0
    2017-07-21 02:42:04 回复 6
  • 记得有个农村老头杀了很多小男孩,还把尸体风干抱着睡,最后有个孩子逃出去才揭穿,那些丢孩子的家长都精神崩溃了。这些还是少上新闻好,中国人口多,copycat起来不堪设想。

  • 头像 leucat
    0
    2017-07-21 04:28:17 回复 7
  • 真令我震撼的是读白银凶手的网上杀人日记,凶手杀人的心理活动如此细致,居然有种自然而然的感觉,很是悚然
    spyj007 发表于 7/21/2017 2:12:43 PM
    这……不确定是当事人写的吧?只是在未侦破之前,网上有人写的。

  • 头像 Findingyou
    0
    2017-07-21 10:07:11 回复 8
  • 哈哈哈哈。 我就是觉得前面那个问 LZ 还有么有的那个MM好可爱。 哈哈哈哈
    话说知乎这个重大案件贴照片的帖子,我真没胆子看。 时刻准备着向下拉出个恐怖照片这种猝不及防真是分分钟吓尿了。。。。

  • 头像 spyj007
    0
    2017-07-21 11:48:32 回复 9
  • 这……不确定是当事人写的吧?只是在未侦破之前,网上有人写的。

    leucat 发表于 7/21/2017 4:28:17 PM
    居然连开小卖店老婆性格外向这些都能写出来这比公安牛多了吧?而且有些细节警方没公布不是当事人不会知道呀

系统检测到您使用PC来浏览手机版论坛,建议您 切换到PC版 以获得更全面详细的功能体验!